木偶
  製作師
  要說世界上最著名的木偶應該是《木偶奇遇記》裡面的匹諾曹了,當人們的註意力全都集中在他那不斷長長的建築設計鼻子上的時候,其實忽略了他的“爸爸”———木偶製作師的職業是多麼有趣。首先,他是不寂寞的,因為他在自己的作品上傾註了感情;其次,他是技藝精湛的,因為他做的東西能真的活了。
  TA們負債整合在幹些什麼
  改進工藝 從木雕到紙褐藻醣膠模,木偶變得又輕又結實
  走進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的道具製作室,你頓時會有到了後臺的感覺。迎面是個老鷹,當然是假的。門上掛著京站美食斧頭幫的標誌,自然也是假的。房間里各種“人頭”,有的粉面含春,有的不怒自威,有的一看就尖酸刻薄,當然它們也都是假的。程遠和羅福林都是這裡的木偶製作師,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給木偶劇製作“演員”,在他們手裡,古典美人的臉全都有著比“韓國小姐”還標準的完美弧度,但是即便穿的都是古代衣服,你也絕對能從眉宇氣質上分清哪個是小姐,哪個是丫鬟。不但如此,當你站在一個木偶面前,正面看,你覺得她含情脈脈;側面看,你也還是會覺得她秋波無限,絕對不會因為換了角度,這個木偶就不美了,也不會出現木偶只會直勾勾地盯著前面的“死人狀”效果。羅福林說,這就是木偶製作的技巧了,以真人為藍本,但又不是真人,誇張、美化,但是你又覺得很自然。
  木偶劇發展到現在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,道具的製作工藝也在不斷改進。“傳統的木偶製作採用木雕,材料難找又貴。再加上木偶的頭要掏空關鍵字廣告,整體精雕細琢需要大量人力,很耗時而且做好之後非常重,舉起這麼重的道具來表演對演員來說可不容易。我們現在製作木偶都會先做一個泥模,再翻一個石膏模,貼上棉紙之後糊上報紙,再塗上顏料上色。接著給這些空心紙模木偶加上眼睛、頭髮,再用鐵絲箍扎了身體組裝起來,再穿上衣服,戴上配飾,就完成了。這樣做出來的木偶輕而結實,花的時間也短。”羅福林說道。每做完一個木偶,他們都要先自己演練一下,看看有沒有不好用的地方,以確保操作者用起來得心應手。
  裝配機關 能眨眼、能噴火、能遙控,木偶變得很會“演”
  “大家看木偶劇可能就圖一個開心熱鬧,很少有人會觀察每個木偶細部的不同。其實,我們從收到任務到給人物構思造型,要花不少心思。每一部分看似簡單,要做到位都不容易。在學校里學習的歷史、理論知識這時候都派上了用場,要讓人物造型符合他的性格、他所處的時代。”羅福林告訴記者,現在的木偶造型更加現代化。卡通人物道具的製作,木偶的眼睛比傳統的要大,顯得更可愛、更現代。他們現在還做了很多人偶,因為現在很多觀眾更喜歡這種表演形式。程遠說,隨著劇目的變化,也不斷在面臨新的挑戰,有一次電視臺讓他們製作一個可以遙控並和主持人對話的木偶,他們費了很大功夫各種設計,最終應用了遙控車的裝備才算完成了。這和傳統木偶製作師一成不變的工作完全不同。
  要想讓木偶會表演,還要給它們裝上不同的機關。程遠正在製作一個會噴火的鐘馗木偶,要把頭掏空裝上可通煤氣的噴嘴,鐘馗的頭是用軟陶做的,裡面再加上機關,製作難度很大;而鐘馗的身體則是鐵絲捏成的框架,全部由他手工製作。而有些木偶的眼睛要動,他們就用兩個乒乓球做個小機關,讓眼睛一眨一眨的。程遠說,他們一有時間就會去電子產品和玩具市場逛逛,“看看他們的創意能給我們很多啟發,還能淘到很多便宜又好用的材料。之前,廣州軍區話劇團要到新疆演出一個大型舞臺劇,托我們做幾匹大型的道具馬,我們就用了一種像海綿但又比海綿結實得多的材料,演出效果很逼真”。
  乾這行需要什麼條件
  繪畫、雕塑、化妝、縫紉
  想當木偶製作師這些都得會
  1994年從當時的廣州藝校木偶製作專業畢業,經過了去上海的交換、學習,程遠算是木偶製作行當的資深從業者了。
  “很多人會想了,居然還有木偶製作這種專業?其實,這個專業是廣東省木偶劇團在藝校單獨招生培訓的,老師也都是劇團的師傅。我們那一屆有5位同學,畢業後都來到劇團工作,現在還剩下4位同學堅守在這裡。”雖然製作的只是小小的木偶,但是需要的功夫可是複合型的。程遠說:“我們在學校要學的東西可多了。首先肯定是畫畫,做木偶要草圖,而且除了那些傳統戲劇的木偶已經有了大體的形象樣本以外,有的木偶劇還是要我們自己設計形象的。接著要把平面做成立體還需要有木雕、泥塑的功夫。素胎做好後,還要上顏色化妝,這又需要化妝技法。木偶不能沒有衣服,我們還都學了縫紉技術。有些木偶的外面是包布的,都要手縫,我的手縫功力比一般裁縫都好。因為木偶劇團的規模在縮小,要求每個木偶製作師都要完全掌握木偶製作的整個流程,所以我們最後都成了全能型人才,什麼都要會。”程遠笑著介紹說。“我們幾個人的孩子在手工方面似乎也很有天賦,動手能力很強,比一般小孩做手工都好。”
  談起木偶製作的傳承,程遠、羅福林都表示很憂慮。“現在,從全國來看做我們這行的都很少,而且會越來越少。很多人對這行不感興趣,更多是因為這行不被人註意,累而且收入不理想。但我們是真心喜歡這一行,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人生最快樂的事。”
  職業吐槽
  從沒給自己的孩子做過木偶當玩具
  南都:你們家是不是有很多木偶啊?
  程遠:我家連一個木偶也沒有。當年拍拖的時候,我老婆跟我說“結婚時給我做個木偶吧”,我當時應聲說好,結果到現在小孩都上學了也沒有做出來。
  南都:本來以為你會做了木偶給小朋友當玩具呢。
  程遠:從來沒有給孩子做過木偶當玩具。因為工作一天到晚都在琢磨這件事,回家了就完全不想再動了。不過,我們家小孩的手工作業什麼的我倒是經常幫忙。有一次老師讓做個筆袋,我小孩把我幫他做的作業交上去了。老師就說“有的同學買現成的來交作業,這樣不好,一定要自己做。做不好讓爸媽幫忙。”我小孩就說“老師,那個不是我買的,是我爸爸幫我做的”,老師立即改口“大家就要學習X X,這個筆袋做得非常好”。
  南都:你們平時工作累不?加班多不多?
  羅福林:工作算是自己喜歡的,所以也不覺得累。但是如果到了趕工期的時候,不但要加班,還要通宵。因為如果不這樣做,就趕不上演出的進度了。當然這些看得見的工作時長還好說,但是一旦做了這一行,不可能像個鬧鐘似的,上了班幹活,下了班就完全脫離出來。其實,我們平時生活上,甚至一邊走路、一邊買菜都有可能在想這個木偶怎麼能做得更好。
  南都:現在是不是很多劇都要做成卡通形象啊?會不會覺得適應不了?
  羅福林:我們雖然學做的都是傳統木偶,但是也會做一些非傳統的東西。比如演《長襪子皮皮》,我們也會做出西方人面貌特征的木偶來。現在的卡通劇也會有人做。不過,具體講來,卡通人偶還是韓國日本做得更好。從整個世界來看,歐洲、美國的木偶製作人相對有更充足的創作時間,也有相稱的收入做支撐,可以慢慢做,慢慢雕琢,把一個工作當作藝術來做,自然有佳品出現。但是國內市場一直萎縮,真金白銀值錢,手工還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和尊重,所以做出來的東西也就沒那麼精細了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遠 實習生 劉培柳
  攝影:南都記者 高貴彬  (原標題:他們不出手 木偶戲就沒法演了)
創作者介紹

dinner

ix38ixdf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