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獒,世界上最為古老的犬種之一,它是傳說中格薩爾王的坐騎,也是保衛藏族牧民牛羊的勇士。近30年來,藏獒的價格從幾百元飛升至數百萬乃至上千萬元。瘋狂產業鏈背後,有飼料“填喂”、人工配種的行業畸變,有圈地洗錢、送禮行賄的“特權”秘密 ……
  神話背後 “這個行業感覺像傳銷”國內的名獒多出自青海,而青海藏獒多出自玉樹藏族自治州。在這個以蟲草和藏獒為支柱產業的州,有關藏獒致富的故事永遠講不完。養獒圈裡的競爭是殘酷的,一個謠言可能會讓投資功虧一簣, 現年34歲的奚暉說,這個圈子裡有很多賺到錢的人已經金盆洗手,“但是我還沒有賺到錢,這個行業給我感覺像傳銷一樣,最終就是為了把富人口袋里的錢掏出來。”正像奚暉所說,在藏獒圈還有很多公開的秘密比如賭獒、豬獒,以及交纏其中的造假與爭鬥。人工配種正在消失的中國藏獒為了更快繁育藏獒,近兩年人們發明瞭更便捷的藏獒配種方式,即人工配種。這種新式高效率的現代化流水線配種方式儘管十分快捷,但由於精液取出體外,有可能會喪失部分活性,人工為藏獒配種尚未獲得藏獒圈的廣泛推崇。山西獒主張慧忠記得兩年前在山西太原的藏獒展,世界犬業聯盟的一位美國老太太看完之後哭起來:“中國藏獒沒有了……”因為在展出的藏獒身上,她看到了至少5種中國以外的巨型犬的蹤跡。在張慧忠眼中,真正的原始藏獒也難尋蹤影,“太多的串子和雜種!很快,中國真正的藏獒就會消失,就是我這樣拼命找,也難找到,藏獒消失得太快了。”藏獒“特權” 圈地洗錢、送禮行賄“藏獒不光是藏獒,你懂嗎?”奚暉說。他的一位客戶,來自某省份管理土地的國土系統,其私下購買的幾隻藏獒加起來不過上百萬元,但建立獒園所圈起的土地卻達上百畝,“這樣的一個獒園,你說是藏獒值錢呢,還是它們腳下的土地值錢?”奚暉說,明買藏獒,實則圈地或洗錢,這已成部分享有特權的政府官員或官商的一道屏風。“搞工程,走關係,送藏獒,往往一路綠燈……那些人什麼沒見過,什麼沒玩過,可是藏獒可以吸引他們。這是藏獒的魅力。”“藏獒神探”馬老三說,一個已經被某檢察院判重刑的人,其家屬找到馬老三,買到兩隻小藏獒,“送去之後,很快重刑就變成10年有期徒刑,你能相信這是藏獒辦到的嗎?”為什麼藏獒送禮往往可以敲開政府官員的大門?玉樹州藏獒協會的主席尼瑪揭開了謎底:因為藏獒無價。蕭條時期“八項規定”帶來藏獒寒冬微妙的變化開始於一年前“八項規定”的出台,先是高檔煙酒和餐飲業開始蕭條,“僅我所知道的,倒閉的倒閉,轉行的轉行”,馬老三說。這種趨勢很快波及一向被列入奢侈品消費的蟲草和藏獒業。進入2013年冬季,蟲草市價每斤暴跌2萬元,而藏獒行業從2012年起,也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,許多買藏獒送禮跑關係的客戶開始減少。玉樹州藏獒協會主席尼瑪說,“玩藏獒的人非富即貴,現在這些人很少冒頭,除了遇到很好的藏獒。”馬老三說,他竭力幫助一些獒友將不太好的藏獒趕緊出手,“價格會越來越低,也許這個行業很快會洗牌,只有少數獒園可以生存下來,大部分中小獒園挺不過去這個寒冬。”據南方都市報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藏獒末路 從一隻狗看“八項規定”之影響)
創作者介紹

dinner

ix38ixdf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